退休女干部的骗局:认识不到10天答应老汉求婚,之后提出购房

  • A+
所属分类:赛事资讯

原标题:退休女干部的骗局:认识不到10天答应老汉求婚,之后提出购房 来源:上观新闻

摘要: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黄昏恋吗?事情没那么简单。

作者:张士海 姚婕

一个是60多岁的农民,一个是50多岁的国有单位退休干部,两人认识不到十天就结婚。

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黄昏恋吗?事情没那么简单。

认识不到十天就结婚

今年60多岁的老汉许兵,是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城郊的一个普通农民,平时靠木匠手艺做工赚钱,抚养一对儿女,家境一般。

十多年前,许兵老伴因病去世,儿子和女儿也先后成家,许兵独自一人生活。

几年前,因为城市扩张,许兵家所在地要全部拆迁,许兵共拿到了4套拆迁房,外加几十万元的现金补助。

经济条件好了,独自生活了十多年的许兵便到一家婚姻中介所登了记,希望找个如意的老伴安度晚年。

登记没多久,许兵就接到中介的电话,说有一个各方面条件不错的女士,对许兵的情况挺满意,是否可以见一下,许兵听了,非常高兴,当即同意见面。

第二天,许兵好好收拾了一下,前往约定地点。

见面后,中介介绍,女方叫孙倩,今年50多岁,大专文化,之前是一家国有单位的干部,10年前离婚,一直单身,目前退休在家,每月的退休金就有五六千元。

见对方条件这么好,长相也很年轻,而自己只是个靠木匠手艺赚钱的普通农民,又比对方大6岁,许兵心里有点自卑。

于是,许兵拿出杀手锏,直接说自己家拆迁拿了四套房,孙倩跟自己过日子肯定不会吃亏。

但整个见面过程,孙倩表现得不是特别主动,感觉不太情愿,许兵心里没有底。聊了不久,双方就离开了。

没想到第二天,许兵就接到孙倩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并说自己弟弟也一起参加。许兵听了很高兴,觉得这事看来有戏,便高兴地答应了。

当天晚上,许兵早早来到饭店,发现除了孙倩,还有一名男子和两名妇女。

随后孙倩介绍,男的叫杨栋,是自己的表弟,另两个妇女一个是杨栋的妻子,一个是杨栋的岳母。

吃饭过程中,杨栋一个劲地夸许兵身体好,不显老,经济条件又好,能找到许兵,是孙倩的福气。

杨栋的话让许兵听了非常受用,晚饭吃得也格外开心。

几天后,许兵主动约孙倩到自己家里做客,孙倩爽快赴约。

当天在许兵家,许兵就提出让孙倩留下,两人一起过日子,被孙倩拒绝,说要在一起,必须先名正言顺地领了证。

许兵听了,当即提出希望尽快领证,孙倩表示会考虑,随后离开了许兵的家。

此后,许兵开始等候孙倩的电话。大约两三天之后,孙倩的电话如约而至,答应许兵领证结婚。

许兵大喜过望。

2018年8月20日,许兵和孙倩一同到民政局登记结婚。此时,离二人第一次见面还不到十天时间。

新婚妻子提出购房

结婚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孙倩从外面回来,很高兴地告诉许兵,说自己白天在杨栋家玩时,听说城郊附近有套民房,房主欠了杨栋的钱,想拿房子抵债,但杨栋想要现金,不想要这套房子。如果许兵把它买下来,将来拆迁又可以赚到一笔钱。

听了这话,尝过拆迁甜头的许兵当即表示很感兴趣。第二天,孙倩带着许兵和杨栋一起去看房。

这是一套民房,三个房间,外加厨房和院子。

许兵盘算,根据自己的经验,这套民房将来拆迁至少能换回来两三套房子,而房主售价才28万元,心里很是满意,当即表示同意。

晚上回家后,许兵与孙倩商量,决定卖掉名下的一套105平方米的房子,并把卖房的事情委托杨栋去找中介出售。

关于房子售价,许兵表示,自己必须拿到43万元,少了不卖,多了全给中介。

一切谈妥后,许兵将卖房的相关手续交给杨栋,杨栋随后将该房子委托给一家房产中介挂牌销售。过了一阵子,许兵的房子一直没能卖掉。

有一天,孙倩跟许兵商量,说为了防止房子被别人买走,赶紧先把定金交了。但许兵说手里没钱,怎么办?

孙倩随即告诉许兵,说为了帮自己把房子拿到手,杨栋已经先垫付了卖家20万元,有时间两人一起去打个借条给他,等自家的房子卖了,杨栋再从中扣除就行。

许兵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考虑到孙倩已经做主了,已经办了,也只好同意。

2018年9月22日,许兵和孙倩来到杨栋家,一起给他打了张20万元的借条。

几天后,许兵有点不放心,就独自去那套民房查看,发现对方正在装修,再经打听,这房子是房主刚买下来的。

许兵一听蒙了,赶紧回家问孙倩是怎么回事。孙倩说自己也不清楚情况,便立即打电话问杨栋。

放下电话,孙倩告诉许兵,说那房子有猫腻,暂时不能买,那20万元在中间人手里,跑不了,杨栋是自己家亲戚,不会有问题。

听孙倩这么说,许兵将信将疑,但碍于情面,便没有再追问。

转眼到了2018年11月,许兵见自己的房子还没卖掉,自己预付的20万元定金的民房也没下文,不禁心里着急,多次催问孙倩这事怎么解决,每次孙倩都安慰许兵很快就有办法了。

一天下午,孙倩从外面回到家,兴冲冲地告诉许兵:“今天给你个惊喜!我又看中了一套民房,在河西,房主等拆迁的,是套毛坯房,200多平方米,明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包你满意!”

许兵听了很高兴,第二天便去看房,果然是孙倩说的那样,许兵对此很满意,同意让孙倩尽快把房子买下来。

没过几天,孙倩兴冲冲地回来,告诉他,房子她已经替他买了,还替他代签了名字。说着,孙倩拿出一份购房合同递给许兵。

许兵一看,果然是一份正式的购房合同,上面有很多人按的手印,心里很高兴。

2019年2月1日,许兵接到杨栋电话,说他委托出售的房子卖掉了,价格刚好是许兵的要价43万元,并让许兵第二天去兑钱。

第二天上午,许兵带着女儿先来到中介所,孙倩稍后赶到。许兵发现,现场除了杨栋、中介所负责人,还有其他不少人。在中介所的桌子上,堆着几大捆现金。

在乱哄哄的气氛中,杨栋跟许兵核对相关费用,说房子卖了43万元,之前许兵因为急用钱,陆续从房产中介和杨栋手里预支了13万元现金,加上之前许兵打的20万元欠条,卖房款还剩10万元。

对此,许兵表示认可。

于是,杨栋将桌子上的33万元放进自己的包里。

随后,杨栋又拉过一位叫刘英的妇女,说许兵新买的民房就是她家的,许兵卖房剩余的钱刚好是给刘英卖房的尾款,账目就此结清。

房子卖了,自己一分钱没拿到,许兵心里有点不舒服。

2019年春节后的一天,孙倩将新买房屋的土地证交给许兵。随后,经和孙倩商议,许兵决定立即对新买的房子进行装修。

2019年3月底,许兵的房子装修基本完工,此时许兵已经投资了近10万元。

装修完毕后,许兵决定去房子所在村村部开相关证明,开通水电等设施。但让许兵震惊的是,在听说许兵来意后,村干部告诉许兵,这房子是属于村里一个姓侯的村民所有,他一直在外地打工,从没听说他要卖房子。

许兵一听就懵了,赶紧到有关部门查询房屋情况,结果得知,这套房子确实属于这位姓侯的村民,与自称卖主的刘英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消息,许兵暴跳如雷,回家质问孙倩是怎么回事,孙倩说自己也不知情。

于是,许兵一气之下,前往公安机关报案。

警方经调查,很快查明事实真相。许兵这才明白,自己早已陷入了一个由杨栋等人精心设计的骗局。

而这个骗局的核心人物,正是与自己闪婚的妻子孙倩。

答应闪婚别有原因

孙倩既然已经和许兵结婚,为什么还要和他人设局欺骗丈夫许兵呢?说来话长。

2017年底,孙倩退休。

因为子女在外工作,加上离婚后一直单身,孙倩每天感到无所事事,生活很枯燥。

不久,孙倩经人介绍决定做理财。但因为手里余钱不多,便先后向包含杨栋在内的多名朋友借钱搞投资。但让孙倩崩溃的是,自己投资的一个平台没多久便突然倒闭了,自己不但血本无归,还欠下一屁股外债。

到2018年7月,孙倩已经欠下外债50余万元,自己每月的退休金连还利息都不够,而且高利贷的利息还在不断增加,孙倩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万般无奈之下,孙倩想到了一个办法。

随后,她到一个婚姻介绍所登记,提出想找一个年龄相仿、经济条件好的男士,这样结婚后,对方可以帮自己还债。于是,就认识了许兵。

杨栋一听许兵家里有几套房,心想如果二人结婚,孙倩欠自己的钱肯定就能还了,于是极力怂恿孙倩与许兵继续交往。

孙倩明白,杨栋催自己和许兵结婚,只是希望自己找个有钱人,尽快归还他的债务。

但因为两人文化差距较大,孙倩对许兵根本没有好印象,更谈不上喜欢,就以再处处看为理由搪塞了杨栋。

此后几天,杨栋三番五次催促孙倩不要再犹豫,赶紧跟许兵登记结婚,好尽快还清外面的一屁股债。

在此情况下,孙倩开始动摇,加上许兵主动提出要与孙倩结婚,她于是一咬牙,和许兵领了结婚证。

从见面到领证,两人只见了三次面,相处时间一共还不到10天。

卖了一套房却一分钱没拿到

虽然结了婚,但孙倩不敢告诉许兵自己欠外债的事。

孙倩和杨栋商量,要想让许兵替自己还债,必须想个好借口。恰在这时,杨栋从一个中介处得知,对方手里有一套民房要卖。

杨栋觉得,许兵尝过拆迁的甜头,对这房子一定很感兴趣,据此可以与孙倩唱双簧,用这套民房吸引许兵上钩,由此诱骗许兵答应出售名下一套房子,然后用卖房款帮孙倩还债。

许兵果然很感兴趣。

孙倩和杨栋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中,没想到许兵多留了心眼儿,竟独自去先前看过的民房打听情况,由此发现了这所房子有猫腻。

为了拖延时间想其他办法,孙倩便想出各种借口搪塞许兵。

有一天,孙倩与朋友刘英等人在一起闲聊。有个熟悉情况的朋友问孙倩,上次那个民房没买成,后来怎么办的?

这话勾起了孙倩的心思,说许兵天天催问那20万元借条的事,现在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得知孙倩事情的原委后,刘英想起了一件事。几年前,一位亲戚要外出打工,临走前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民房委托刘英帮忙出租或出售。

此后,这名亲戚一直杳无音信,而这套房子因为比较老旧,一直没有租出去。

想到此,刘英便有了想法,主动提出,自己手里有一套民房,是和别人合盖的,手续也不全,或许可以帮助孙倩缓解一下燃眉之急。

孙倩听了心想,不如先将这房子租下来搪塞许兵,等将来手里有钱了,再考虑真正买下来,好跟许兵有个交代。

于是,孙倩与刘英一同去看房子,对房子很满意,便与刘英说好先租三年,每年一万元租金。

随后,孙倩将这个情况又告诉了杨栋。

回家后,孙倩骗许兵说自己又看好了一套民房,比上次看的还划算。

许兵听了信以为真,第二天就与孙倩、杨栋等人一起去看房子,看后非常满意,便同意将这套房子买下。

为了让许兵深信不疑,孙倩、刘英和杨栋等人商量,决定签个虚假的购房协议交给许兵。

随后,由杨栋提供了一份房屋买卖合同模板,刘英作为卖家,孙倩和许兵作为买家,双方签署了一份假的购房协议,孙倩代替许兵在合同上签字画押。

回家后,孙倩将这份假的协议交给许兵,骗取了许兵的信任。

2019年1月底,许兵委托杨栋出售的房子终于以48万元成交。但杨栋只告诉许兵卖了43万。

许兵直到自己在别人的房子里投入近10万元装修费后,才得知真相,然后愤而报警。

2019年6月6日,孙倩和杨栋被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同年6月26日,刘英被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

2019年10月12日,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将三人提起公诉。

2020年11月30日,法院以诈骗罪分别判处孙倩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判处杨栋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万元,判处刘英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4万元,并责令三名被告人共同退赔被害人许兵人民币30万元。(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栏目主编:赵翰露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雍凯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