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万飚:荣耀份额已不能再低了,但根本不担心未来

  • A+
所属分类:明星体育

作者:彭海斌 责编:刘佳

荣耀终端有限公司董事长万飚期待一场酣畅淋漓的绝地反击。

受到美国制裁影响,在核心部件供应断裂的几个月时间里,荣耀在中国市场的份额被竞争对手们瓜分。荣耀品牌手机在高峰时期占据近16%的市场份额,而现在这一数字不到5%。

在近期深圳举办的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期间,第一财经记者走访了荣耀新的办公地点。去年11月从华为坂田基地搬离后,在福田区上梅林新一代产业园相邻的几栋办公楼里,荣耀数千人的团队焚膏继晷,重新跑通了产业链。

在一间简单布置的会议室里,万飚接受了第一财经的独家专访。他告诉记者,荣耀人才队伍正在快速扩充,今年年底将超过万人,其中半数以上是研发人员。随着供应链的恢复,荣耀准备在年中推出旗舰机型,这是该公司重塑高端品牌的号角。万飚表示,他的目标不只是带领荣耀拿回失去的市场,而是成为世界智能手机前三的品牌。

万飚的目标是复兴荣耀,跻身全球TOP3

第一财经:荣耀的供应链恢复如何,当下的芯片短缺潮是不是拖累了荣耀恢复的步伐?

万飚:去年11月份华为宣布整体出售荣耀,独立后的荣耀立即启动跟全球供应商的密切沟通,并在今年1月22日V40发布之际宣布跟全球大部分的供应商伙伴完成了合同关系的建立。

上半年的芯片是重新获得供应和产能,这对于我们的供应量来说是很大的压力。年中以后,大部分都是新的芯片和新的平台,全球供应的柔性和供应的数量也在增长,我自己判断今年年中之后供应会得到非常好的缓解。

第一财经:荣耀什么时候推出与高通芯片合作的产品?

万飚:我们跟主流芯片厂商都已经开始了全面的合作,并将行业里旗舰芯片和高端芯片用到我们即将推出的产品中。荣耀希望开放合作,拥抱全球最优秀的技术,与我们的底层技术创新相结合。

第一财经:荣耀有没有可能开发自己的芯片?

万飚:荣耀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就是开放创新,我们希望能够和全球最好的技术和最好的解决方案一起联合共创,会跟重要的芯片伙伴合作。我们懂市场,也深层次的理解并且实践和开发操作系统里面的内容,我们知道操作系统怎样和芯片配合,怎么和通信系统配合,也对影像技术有深入的理解。我们把对技术的深刻理解变成对芯片伙伴的要求,然后把荣耀的一些定制性的算法集成进去,形成荣耀的差异化解决方案。

第一财经:在渠道方面,公司有什么规划和目标吗?

万飚:荣耀是一个立体化的渠道模式。第一个,荣耀考虑在一线大城市建自营的旗舰店,但是数量不会多。第二个,我们大量会跟零售伙伴合作,建立荣耀的体验店。

我们第一步是已有店面的改造:以前总体的设计是更年轻、更加多彩,现在我们的改造会更加的高端,更加的简约。另一部分,是在一些T1、T2、T3的城市里面推进更多的荣耀体验店,这个过程实际上已经在开展了。我们在各个省跟渠道和零售伙伴进行大量的沟通,其实今年上半年合作伙伴已经全面开始了,我们每个月都有非常多新店在陆续开业。我们的渠道要下沉,这个下沉主要是跟伙伴一起来合作,

第一财经:从研发力量来看,荣耀现有的团队主要承接自华为?

万飚:对的。去年荣耀独立,我们的研发人员成建制地(从华为)剥离出来。这个队伍是业界顶尖的研发队伍,包括对操作系统的理解和应用,对芯片技术的理解和使用,对无线5G、4G通讯技术的设计和使用,对影像拍照、视频等方面的使用。

今年上半年人力资源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招人。现在荣耀8000多名员工,今年年底估计会超过1万人。研发人员会在4000多人基础上继续增加,今年研发投入将是10亿美金,70亿人民币。

第一财经:过去的几个月,荣耀市场份额下降非常快。对于未来的市场地位,荣耀有什么期许?

万飚:在中国市场上,荣耀从2018年起就已经占有TOP1的线上市场份额,并在2020年上半年一度实现全渠道市场份额TOP2。

产业链断裂对我们供应的影响非常大,现在荣耀市场份额已经属于不能再低了。但是我们根本不担心未来,因为荣耀用户基础在,品牌基础在,我们的研发创新能力在,还有我们的市场队伍在。

消费品市场是非常动态的,每个月市场的份额都在发生变化。新一轮产品发布之后,荣耀的市场会得到快速恢复和提升。坦率来说,我们提出了做全球标志性科技品牌,成为世界智能手机Top3的目标。

第一财经:国内手机市场出现了负增长的迹象。荣耀目前国内市场份额不到5%,做大市场份额的话,哪家企业会失去份额,谁是荣耀高端领域的竞争对手?

万飚:这些(企业)份额都会被稀释掉。我们认为每家都会减少,但是每家丢的份额多和少,这个不好说,要看它自己的运作能力和运作水平。所以对我们团队而言,更重要的是坚定地做好自己。

坦率来说,高端机的中国市场,除了苹果、华为成功推出过高端产品外,其它的都没有真正做成功的,大家都在探索的阶段。

第一财经:荣耀对全球市场有什么规划吗?

万飚:荣耀在俄罗斯一直是做得非常好的,一度曾经是俄罗斯市场份额的第一,也是因为供应的问题,现在份额下来了,俄罗斯市场我们很有信心会快速恢复。

俄罗斯之外,今年我们在海外也选了一些重点国家。欧洲的英国、法国、德国都是要重点拓展的,还包括中东、拉美、亚太等。荣耀会选择有比较好的基础条件,市场潜力大,也符合我们走向高端战略目标的国家。

第一财经:离开华为体系独立发展,对荣耀和个人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万飚:我想最大的挑战有两点。

第一点是怎样保持战略定力。这个世界变化很快,诱惑很多,经过团队讨论我们聚焦在智能手机“1+8+N”的战略上来,要心无旁骛。这个市场的潜力和市场前景,消费者的需求是持续有的。

第二点是保持组织的活力和凝聚力。荣耀现在是八千人,后面可能是一万、两万人,保持它的活力和凝聚力,也是挑战。

第一财经:华为成功的同时,提供了其他企业没办法提供的产品,把整个行业的技术向前推进。您认为,荣耀会为社会提供哪些不可替代的价值?

万飚:我想任何的创新都是有基础的,是站在前人基础上的创新。我相信荣耀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自己原创的东西。

举个简单的例子,最近这几个月荣耀产生的专利提案超过了几百个。我在想,荣耀一直追求的是做“根技术”。虽然第一步是做集成,但是因为对通信和影像等“根技术”的深刻理解,荣耀完全有可能、有能力去发掘一些核心的“根技术”。

(原标题:独家专访万飚:复兴荣耀,目标前三 | 海斌访谈)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