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药共舞 闫希军家族的资本帝国

  • A+
所属分类:运动竞赛

“吃饱肚子,洋芋瓠子。”这是甘肃省庆阳市辖下镇原县曾经流行的一句俗语。事实上,直至2020年11月下旬,这个3000平方公里疆域的县城,才正式退出国家“贫困县”的序列。

位于陇东的镇原县,正是闫希军的出生地,但后者却早早走出了这片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继而成为国内知名上市公司天士力的实际控制人。在界面发布的“2020中国最富1000人”榜单中,闫希军家族被标注的身家为58亿元。而同年由胡润发布的“百富榜”中,闫氏家族更被给出了160亿元的身价。

这一切,当然与2002年8月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天士力有关。截止2021年1月19日,该公司总市值计214亿元。更重要的,天力士一直热衷高分红,近几年来亦保持着每年每股0.3元的派息水平,仅此一项闫希军家族每年即可入账2亿元。不过,其家族财富的巅峰时刻似乎远未到来。

据懂酒谛了解,去年5月份,闫希军家族控股的国台酒业的招股说明书,出现在了中国证监会的官方网站。这家位于茅台镇的白酒企业就此正式与郎酒抢夺“酱酒第二股”的名份。仅仅数天后,天士力生物又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这家从天士力集团分拆出来的药企将向科创板发起冲刺。

如果一切顺遂,闫希军家族麾下将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尽管未能将天力士打造成资本市场上的“药茅”,但左手“药”右手“酒”,该家族倒有望在2021年的各类财富榜中大幅提升位次。

闫希军的前尘往事

闫希军出生于甘肃省镇原县,16岁的那年他以孤儿身份入伍。在创办天士力之前, 闫担任解放军第 254 医院药械科主任一 职,负责全院的医疗设备、药品采购以及药品的供应与管理。

也是基于这个身份带来对市场的熟稔,其后他将当时大众普遍服用的复方丹参片改良研制成米粒大小的复方丹参滴丸一炮而红,便顺理成章。

天士力的前身天津市天士力联合制药公司在1994年5月6日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200万元,天津市华兴医药设备商行、 天津市中央制药厂各占70%、30%权益,闫希军系公司法人。需要说明的是,天津市华兴医药设备商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五四医院下属全资企业。

1997 年 11 月 9 日,254 医院、中央制药、尖峰集团签订协议,天士力联合公司经增资改制为公司制企业,并更名为“天津天士力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由 1200 万元增加到 9150 万元。原股东 254 医院、中央制药分别以所占天士力联合公司截至 1997 年 10 月 31 日经评估确认后的净资产值 5947.50 万元中的 4575 万元、1372.5 万元分别折成 50%、15%股权,而尖峰集团则以现金 3202.5 万元作为增资,占 35%股权。

1998年,二五四医院将其所持天津天士力制药集团有限公司 45%股权无偿移交给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后勤部医药集团 。这一年,对于闫希军来说,至为关键。

天士力当年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就在是年年底,国家出台规定,要求军队、武警部队不再从事经商活动,并根据 1998 年11月23日中共北京军区《关于企业移交、撤销、保留方案的请示》的批复(〔1998〕 党字第 69 号),北京军区后勤部医药集团将所持 45%股权移交给天津市军队企业交接办公室。

随着这部分股权转交地方,闫希军迎来掌握天士力控制权的最佳时机。

1999 年 8 月 6 日,天 津市国有资产管理局与天士力药研签订了《国有出资转让协议书》,将其持有的天士力制药集团公司 31%的股权转让给天士力药研。其中,25.2%部分由天士力药研出资购买, 交易价格以 1998 年 12 月 31 日公司帐面净资产 11410 万元为基数计算为2876.18 万元, 其余 5.8%部分由市政府奖励给公司科技人员,由公司科技人员出资组建的天士力药研出面承接。

至此,由闫希军实际控制的天士力药研成为了这家药企的大股东,持股比例达35.93%。2000年,天士力制药集团公司原三家股东又正式组建天士力集团公司,原制药集团改制为股份公司,天士力集团公司持有股份公司 70%股权,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

茅台镇上的闲棋冷子

虽然只是一粒小药丸,但是复方丹参滴丸确实受到了市场的认可。这也让拿到天士力控制权的闫希军赚的盆满钵满。

天士力的招股说明书显示, 1999 年、2000 年及 2001 年,主导产品复方丹参滴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 24925 万元、37833 万元和 57999 万元,分别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 98.51%、96.61%和 84.73%。

懂酒谛观察发现,上市十年后,复方丹参滴丸销售额已经达到了24亿,进入了16个国家和地区的医药市场。

随着财富的不断增长,闫希军又将目标投向了白酒行业。2001年,闫希军旗下公司天士力药研用460万元收购了距天津2350公里位于贵州怀仁市的老牌酒企茅渡酒业,进而更名为茅台镇金士力酒业。

2005年4月份,金士力酒业又从茅台镇国台酒厂取得“国台”商标所有权。同在茅台镇,又与茅台仅一字之差,闫氏擦边球战术背后显然有着更大的企图。

懂酒谛获悉,2009年,国台酒业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天津天士力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9.2%。公司成立一周后,国台酒业就以1.18亿元的价格取得了金士酒业59.81%的股权。

相比较之前天士力复杂的股权权属,国台酒业的股权结构并不复杂且权属明确。

国台酒业招股书显示,闫希军、吴迺峰、闫凯境、李畇慧通过天士力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等间接持有国台酒业84%的股份,为国台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其中,闫希军与吴迺峰为夫妻关系,闫凯境为两人的儿子,闫凯境与李畇慧为夫妻关系。

相比接近20年前就已经做到每年四五亿销售收入的天士力,国台酒业的营业收入并不算高。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国台酒业营业收入分别为5.73亿元、11.76亿元和 18.88亿元,即三年上升3.29倍。以2019年营收计算,国台酒业营收规模可以在目前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到第15位。

利润方面,国台酒业2017年至201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是0.47亿元、2.40亿元和4.11亿元,参考2019年白酒上市公司净利润,国台酒业同样位列第15位。

不过,上述业绩相对酱酒阵营同样正在筹备上市的郎酒,仍逊色不少。2017至2019年间,后者营收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亿元,期间净利3.02亿元、7.26亿元、24.4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草创天士力时的步步小心,闫希军在运作国台酒业上市的过程中显得专业和老道的多。当然,也仍显出外界诟病的短板。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间,国台酒业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11亿元、2亿元、2.42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45%、17.01%、12.8%。

据懂酒谛了解,上述三年间,仅帝泊洱生物茶一家对国台酒业的采购额分别为3641.08万元、4816.56万元、4661.46万元,占同期关联交易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1%、70.55%、57.9%,占国台酒业营收比例分别为6.36%、4.09%、2.47%。

这家名为帝泊洱生物茶的公司恰是由国台酒业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二级企业,与国台酒业构成关联方。

除了帝泊洱生物茶外,天津天士力医药商业有限公司和天士力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共同助力,也在帮助国台酒业业绩大涨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有意味的是,在提交招股说明书仅仅三天后,一份名为“简易注销全体投资人承诺书”的文件提交给了当地工商部门---帝泊洱生物茶申请注销。

子承父业资本化手段稔熟

除了国台酒业外,野心勃勃的闫希军旗下的天士力生物也正在朝着科创板冲刺。

公开资料显示,天士力生物成立于2001年,天士力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天士力生物87.75%股权,天津天士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62%。

闫希军一家四口直接及间接合计控制公司控股股东天士力医药 49.88%的权益,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8年5月,天士力将旗下天士力生物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并将公司的生物药相关资产划转给天士力生物,将此生物药板块作为独立平台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天士力生物也仅有一款主打产品普佑克。2018年该产品销售额达到 2.4亿元。

虽然销售收入可观,但是天士力生物目前仍未实现盈利。

2017-2019年、2020年前三月,天士力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1.17亿元、2.40亿元、2.27亿元和3,552.46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亏损1.21亿元、8,103.81万元、3.66亿元和1.08亿元。

虽然亏损,但是这并不妨碍投资机构对这家公司的追捧,因为除了一款上市产品外,天士力生物手中还持有18个在研项目,其中6个处于临床阶段的核心产品。

2018年7月,天士力生物完成Pre-IPO轮融资,引进香港汇桥资本,法国梅里埃集团等4家境外投资机构及1家国际制药企业,5家机构认购了天士力生物新增发行的7571万股,合计1.33亿美元,融资后天士力生物的估值达到125亿元。

20年前,住在一家小旅馆用衬衣裹着发霉的被子入眠的闫希军也许自己都没有想到,从黄土高原走出来的穷小子未来将坐拥三家上市公司,一旦国台酒业、天士力生物的相继上市,闫希军家族的资本帝国将基本成型,其家族财富也将跃升新的台阶。

闫希军家族资本帝国的发展也离不开其独子的助力。公开资料显示,闫凯境出生于1979年2月,很早就在父亲安排下赴英留学。在伯明翰大学本科毕业后,其又到雷丁大学读国际证券、投资与银行专业硕士,后曾任博科林药品包装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4年3月28日,闫希军向天士力董事会递交了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的申请,儿子闫凯境正式接过父亲的衣钵。当时的闫凯境只有35岁。

“他能观察到天士力产业发展过程中和未来的资本链条缺胳膊少腿,譬如新药研发、制造、营销等部分方面短期内无法弥补,可以通过资本手段去补齐,他的资本人生就是从那儿开始规划的。”闫希军曾这样评价闫凯境。

实际上,早在2007年,只有28岁的闫凯境就已经接管了天士力控股集团投资部。自2013年起的一年多时间内,闫凯镜又开始主持天士力的并购风潮和资本运作,先后共耗资16亿元并购天士力帝益、天士力圣特制药等多家制药相关产业。

有人总结称,这是以战略资本化、资本资产化、资产证券化、证券现金化等价值实现途径,来为天士力实现价值成长。

进过多年的专业学习以及在天士力平台上的锤炼,闫凯境在资本运作方面的操练已经越来越娴熟和老练。

据懂酒谛了解,通过自有创新投资平台或合作基金的形式,天士力投资了多家国内知名创新研发型企业,如信达生物、天境生物等创新药研发企业,还投资了贝瑞基因、思路迪、斯丹赛等创新医疗技术企业。其通过IPO上市、并购退出等方式先后实现了近10个项目的退出,平均投资收益超过30%。

责任主编:任冠群 主编:寒丰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